第14集:布鲁图斯的一生

— 据说布鲁图斯是神灵为罗马选中的统治者,他死后,整个罗马将为大义灭亲的布鲁图斯吊唁整整一年。

罗马历史上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 – 布鲁图斯在阿尔西亚战役中战死沙场,在他死前不久,他大义灭亲,亲自处决了两个亲生儿子;而在他领导革命,推翻君主制前,他曾陪同高傲者塔克文的两个儿子来到著名的德尔斐神庙,那里,女祭司的一句话使他故意摔倒,亲吻大地母亲,罗马人相信,他正是神灵选定的统治者。高傲者塔克文的复辟行动屡次失败,但他仍会继续不断尝试。

拉丁语单词

DEPUGIS,这在拉丁语中是一个形容词,相当于英语中的“thin”。

用来形容人或物的消瘦,苗条。也可以形容土壤的贫瘠和食物的寡淡。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5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14布鲁图斯的一生

开始今天的节目前,先说几句题外话,上一集第十三集是我们《话说罗马》的第一期特别节目,年度工作报告-公元前509年,雄鹰带我们去周游了世界,最后回到罗马。

这集开始恢复常规节目,上一集的内容非常多,节目时长约为51分钟,确实有点长。我个人其实也不喜欢听时间太长的播客,所以通常每集的时长大约控制在半小时之内。由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周游世界的节目,我不想把任何信息落下,但我保证以后即使是特别节目也不会那么长了。

还记得第十二集结束的时候,我们正好说到,罗马人在一个名叫阿尔西亚的森林附近,发现了正在悄悄靠近罗马城的敌军。那是被赶下台的最后一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带领着主要来自伊特鲁里亚维爱城的军事力量,充满着复辟决心来攻打罗马。

罗马方面由两名执政官亲自上阵,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负责骑兵;普布利乌斯·普布利科拉领导步兵。当高傲者塔克文的儿子阿伦斯看到远处的是布鲁图斯指挥着罗马军队,他惊呼:

看!就是那个把我们踢出罗马的人!

他举着我们的旗帜,趾高气昂的前进!

神啊,国王的复仇者们,我们冲啊!

战场上,阿伦斯和布鲁图斯碰面了,在战马上的两个人,同时驾马全速飞奔,冲向对方,他们心里都明白,只要长矛刺中对方,就能扭转整个战役的局面。刹那间,他们手中锋利的长矛同时穿透了对方的盾牌,深深地刺入胸膛。两人双双落马牺牲。

历史学上讲,类似于这样戏剧化的决斗,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神话虚构,但古罗马的学者认为,这种两个个体单打独斗的决战情景,在古罗马战争史上,代表了一个很常见的层面。不应该被人们看作只是难以置信的传说故事。

在古罗马,有一个著名的拉丁语短语:spolia opina,表示:丰富的战利品。所谓战利品,是指古罗马将军从和他单独决战的战败方指挥官身上剥离的盔甲、武器等。而这个短语被认为是指数件战利品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那件。当时罗马的战利品种类繁多,小到标准的军队配置,大到敌军军舰。

讲这个短语,是因为它有力地证明了,在古罗马这种一对一决战的情况确有发生。而且并不少见。刚刚带大家回顾了第十二集的结尾部分,也知道了布鲁图斯和阿伦斯决战的结局是两人都战死沙场。现在来看一看我在第十二集中给出的拉丁语单词。

第12集播客配图

S.P.Q.R Senātus Populusque Rōmānus 元老院与罗马人民

拉努维乌姆 Lanuvium

罗马城界 Pomerium

束棒 Fasces

《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美国国会图片

意大利法西斯标志 FASCES

法国国徽

西班牙国民警卫队徽章

亚伯拉罕·林肯雕塑底座的支柱

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国徽

厄瓜多尔国徽

瑞士圣加仑州徽

智利的瓦尔帕莱索的正义宫殿

墨西哥纪念碑

第十二集重点词汇双语对照

中文英语/拉丁语
卢修斯·塔克文·科拉提努斯Lucius Tarquinius Collatinus
大哥伦比亚Gran Colombia
普布利乌斯·瓦列利乌斯·普布利科拉Publius Valerius Publicola
裁判官Praetor
故意地OB INDUSTRIAM
由此可见OB EAM CAUSAM
阻碍obstruct
障碍obstacle
义务obligation
明显obvious
顽固obstinate
方尖碑obelisk
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
《联邦党人文集》The Federalist Papers
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
约翰·杰伊John Jay
束棒/法西斯fasces
城界Pomerium
阿伦斯Arruns
席尔瓦-阿尔西亚战役Battle of Silva Arsia
工会和宪法Union and Constitution
我们信仰上帝In God We Trust
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

上一集播客配图 — 下一集播客配图

第12集:罗马共和制第一轮

先是管他什么谁是谁的亲戚,选了两位英雄领导罗马。结果罗马人疯狂过后,就觉得选错了。怎么办呢?又是为什么至今我们仍然说罗马对我们产生着影响呢。

新生的罗马共和国,罗马元老院选出了第一届的两位执政官,可是没过多久,这两个新鲜出炉的执政官中的一位就被劝退了,赶紧选出来一个替补上,这个替补上的执政官成为了至今仍然非常著名的一位。被赶下台的高傲者塔克文没有就此销声匿迹,而是悄悄地开始了他的复辟大业,悄悄地靠近罗马城。

拉丁语单词

Pinguis  /ˈpin.gwis/,这在拉丁语中可以是一个名词,也可以是一个形容词,相当于英语中的“fat”。

做名词时指:脂肪,做形容词的时候指:肥胖的。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4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12集 – 罗马共和制第一轮

上一集我们的题目是,罗马对希腊-一比零。今天我们来看看罗马共和制第一轮。我陪孩子过了一个开心的六一儿童节,播客节目的更新就推迟了几天,今天距离世界杯更近了,马上就要进入世界杯第一轮的比赛。而罗马共和制的第一轮,比世界杯更加惊心动魄。

在罗马王政时期的最后,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和卢修斯·塔克文·科拉提努斯挑起叛乱,所有士兵和人民群起反抗高傲者塔克文,封锁城门,一举推翻君主制,成功地把最后这位暴君,和他那作恶多端的儿子一起驱逐出了罗马城,罗马从此走入了共和制。

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高傲者塔克文在流亡道路上将会做出怎样的挣扎,而罗马城中的罗马人民面对全新的共和制又作何感受。

元老院在确认高傲者塔克文被驱逐流放之后,对公众宣布的第一个决议就是:认定高傲者塔克文为全民公敌,且罗马永不再封王。具体地说就是高傲者塔克文和他的妻子图丽娅及其家人,都不允许再踏入罗马城半步。

罗马人一直以来对图丽娅的行为耿耿于怀,几十年过去了,人们没有忘记——她亲手杀死了她的亲生父亲这一事实,虽然事发当时人民无能为力,但现在,民众站起来了,呐喊出沉积已久的愤怒:罗马城不欢迎这样弑亲的罪人!

接下来,罗马元老院开始了第二个动作,国不可一日无君,要立即投票选举出两位执政官一起统治罗马。

投票过程可以说是乱作一团,毫无秩序可言。

最终选举结果是: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和卢修斯·塔克文·科拉提努斯被选出作为罗马共和制的第一届执政官。任期为一年。选举的结果可以说并不使人感到意外,罗马之所以可以成功地结束君主制,开始共和制,导火索是一个被强暴的已婚妇女,她的自杀引发了革命。被选出来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受害者的丈夫科拉提努斯,一个是借机引领革命的先驱布鲁图斯。

再多说一点儿,布鲁图斯是一个国王护卫森图里亚的组长,听上去像中国古代的御林军,或者就是相当于现代军队里的团长吧。古罗马军团里的军官等级好像还没有咱们现在划分的这么细。所以,选出这样一位军政合一的执政官,使政治上的领导者在军队中树立威信就容易多了。有利于维护国家安定。

这里,罗马共和制第一轮刚刚开始,裁判就不得不吹哨暂停一下,来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听了上一集节目的朋友可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两个新上任的执政官,都是刚刚赶下台的罗马国王的亲戚啊。怎么回事,这些罗马人都好疯狂。

赶走了一个暴君国王,怎么又选两个他家亲戚来统治罗马呢?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是高傲者塔克文的小舅子。卢修斯·塔克文·科拉提努斯是高傲者塔克文的侄子。

正如我在第九集 – 弑父中提到的——古罗马历史上,善始善终的国王,皇帝真是少之又少,没有听到过那个统治者的家族是和睦相处的。不是尔虞我诈,就是手足相残。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我可以先透露一点,这两个新鲜出炉的执政官,说是任期一年,他俩可是官瘾还没过够,就不得不把统治权拱手相让了。

第11集播客配图

拉丁语谚语:Panem et circenses

出处:罗马讽刺诗人Juvenal(尤维纳利斯)的讽刺诗作品(Satire X

“…自从人民失去了投票权,再也无法买卖选票以来,人民就放弃了他们对于国家之义务。人民曾几何时是政治、军事等几乎一切事务的权威之源泉;但他们如今专心致志,只焦急地期盼两样东西:面包和马戏。”

“…Already long ago, from when we sold our vote to no man, the People haveabdicated our duties; for the People who once upon a time handed out militarycommand, high civil office, legions — everything, now restrains itself andanxiously hopes for just two things: bread and circuses.”

关于鲁克丽提娅被强暴次日,自杀前请父亲和丈夫等人所立誓言

—李维的《罗马史》中所写的原文是:

“Pledge me your solemn wordthat the adulterer shall not go unpunished.”

“你们,要向我郑重起誓,奸污者要为此付出代价。”

鲁克丽提娅自杀身亡之后,布鲁图斯从鲁克丽提娅伤口抽出的刀,他高举滴着鲜血的刀,大声宣誓的一段原文:—李维的《罗马史》

By this blood—most pure before the outrage wrought by theking’s son—I swear, and you, O gods,I call to witness that I will drive hence Lucius Tarquinius Superbus, togetherwith his cursed wife and his whole blood, with fire and sword and every meansin my power, and I will not suffer them or anyone else to reign in Rome.

“我和你们一起,在这最贞洁的鲜血面前发誓,王子的恐怖暴行只能使它更加圣洁。众神为证,我将尽我所能用火和剑驱逐卢修斯·塔克文·苏培布斯和他大逆不道的妻儿全家。我将不再容忍他们或者任何人在在罗马为王。”

配图:布鲁图斯举刀宣誓

塞克斯图斯威胁强暴鲁克丽提娅

人民民主革命的开始

第十一集重点词汇双语对照

中文英语/拉丁语 
克里斯提尼Kleisthenes
尤维纳利斯Juvenal
卢修斯·塔克文·科拉提努斯Lucius Tarquinius Collatinus
鲁克丽提娅Lucretia
科拉提亚Collatia
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Lucius Junius Brutus
普布利乌斯·瓦列利乌斯·普布利科拉Publius Valerius Publicola
库迈Cumae
阿里斯多德穆斯Aristodemus
罗马执政官Roman Consul
裁判官Praetor
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

上一集播客配图 — 下一集播客配图

第11集:罗马对希腊 1比0

— 罗马共和制开始的时间原来是为了和希腊人争个第一名才设立在了公元前509年。一个已婚妇女的悲剧点燃了整个罗马人民和军队的怒火,暴动、改革一触即发。

好色之徒塞克斯图斯强暴了鲁克丽提娅,这个事件激怒了长期生活在君主统治之下的罗马人民,引发了一场共和革命。直接导致他的父亲—罗马王政时期的最后一位国王,被人民起义和暴动赶下台,驱逐出罗马城。从此罗马永不封王。公元前509年,漫长的罗马君主制落下帷幕,光辉的罗马共和国迎来新生。

拉丁语单词

OB /ob/,这在拉丁语中是一个前缀词,相当于英语中的“Anti-”

表示反对,相反的。

详细解释请收听本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11集:罗马对希腊 1比0

今天这集的题目有点儿足球比赛的意思,听完你就会明白其中的含义了。

很快,还有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我们就可以在电视上看到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了,我们故事里的较量不是足球比赛,而是权力和地位的比拼。
相信我,距今2500多年前发生的故事,绝对不逊色于世界杯比赛。

罗马人自己声称—罗马的共和制开始于公元前509年。

上一集节目的结尾,我提到了,睿智的历史学家在几个世纪后,撰写罗马早期历史的时候,使公元前509年被标志维罗马共和国开始的时间。

为什么我要多次提到这个年份呢,一定是有故事的。

罗马人争强好胜,不喜欢被排在第二位。特别是当遇到“共和制开始的时间”这样的问题。查阅史书,可以看到有历史学家记载,在公元前508年或是507年,在当时的希腊发生了一次改革。

古希腊雅典城邦著名政治改革家克里斯提尼(Kleisthenes)。他在公元前510年担任执政官,公元前509年联合平民推翻贵族统治,并当选为首席执政官。之后他对雅典的政治机构进行了改革,将雅典建立在民主的基石上。

罗马历史学家,例如李维,是在共和制建立至少五百年之后编写的《罗马史》,就差不多相当于我们现在来记载当初哥伦布航海的故事。所以就很容易理解,在他编撰的时候,难免做出适当调整。

既然希腊人说他们的民主政治开始于公元前508年,那么历史学家就把罗马共和制开始的时间点确定在公元前509年。比希腊早一年!显然是人为的调整。

恰恰就是这一年的差别使罗马和希腊的比分在这一时间点上变为了:一比零。仅仅是暂时的比分,因为这场罗马城与雅典,罗马与希腊的比赛,还远远没有结束。距离终场哨响还有几个世纪之遥。

罗马的第七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执政期间独断专行,滥用暴力,内外树敌。贵族阶级,平民阶级,以及这两个阶级之间的人民,加上罗马周围城邦的人民,没有人能逃出他的魔掌。

在上集节目中,我们说到,高傲者塔克文的故事要分为两集讲完,第十集是前半段,今天这集就来接着往下讲他的故事。我们说到了高傲者塔克文正在靠近地中海海岸的阿尔代亚忙着对付卢杜里人。作为王子,塞克斯图斯和父亲并肩作战。

这里,我想先和你一起,在我们的脑海中为后面的故事设计一副插图:

早春的罗马,天蒙蒙亮的清晨,薄雾笼罩,群山中积雪开始融化,雪水汇入河流小溪,悄无声息地滋润着罗马城东部和北部的平原地带,这是一股自然界宁静却不可遏制的力量。

远处只见一匹黑马正载着一个矫健的骑士全速奔跑,一路向南,走小路,躲避村庄的交叉路口和桥梁,试图逃过人们的视线。罗马人早起的习惯使他快马加鞭,罗马城在他身后越来越模糊,东方天空破晓的一道鱼肚白宣布了黎明的到来。
他就是高傲者塔克文的儿子,塞克斯图斯·塔克文,他这是要去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