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集:铁和黄金之争

— 卡米卢斯在最后关头救世主一般地出现了,不仅夺回了黄金,还让高卢人拿命来偿。

一场罗马历史上的耻辱终于结束,布伦努斯和他的高卢人落荒而逃,卡米卢斯用铁拳保住了罗马,赶走了高卢人。但是伤痕累累的罗马重建却是仓促而混乱的。由此罗马演变成了一座不可治愈的城市。

拉丁语单词

Virtute Et Armis,这个拉丁语短语相当于英语中的:By valor and arms。靠勇气与武器。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8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7集 – 铁和黄金之争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到罗马元老院派出军事保民官昆图斯·苏尔皮基乌斯去和高卢酋长布伦努斯谈判。

经历了持久战的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每天都有人抗不下去,尸体越堆越高,不论是坚守城寨的罗马人,还是横扫罗马城的高卢人,此时都可以说是“压力山大”,估计是比罗马七座山加起来都要大。罗马一方,这时真的是伸长了脖子等着随时可能到达“救星”的卡米卢斯。

现在让我们一起想象一下罗马城的惨状。高卢人把堆积如山的尸体进行焚烧,罗马城内的大竞技场变成了高卢人的临时火葬场,恶臭和浓烟不断地从这里传来。

之前提到了,公元前390年7月19日,阿里亚河之战罗马惨败的第二天高卢人来到罗马城,烧杀抢掠几天之后,便开始围攻卡比托利欧山,持久战持续了将近七个月。就是说高卢人在罗马,从夏天一直待到了冬天。

这一年,罗马的冬天格外温暖,好像是下水道女神克罗阿西娜故意把罗马的排污系统堵塞住,污水不能顺畅地排走,细菌和病毒的繁殖传播自然加倍。

如果这时来一场暴风雨,至少可以有利于减少通过空气传播的致命病毒,雨水也能帮助更新下水系统。但是风暴女神波伊娜似乎和主管惩罚的女神特姆派斯塔特斯联手,整个冬天偏偏一场暴风雨都没有。

获胜的天时地利人和,高卢人真是一样也没占。从罗马牲口市场,到卡佩纳门,整个城的东南边,不断发生着焚烧,城市建筑和民宅已经所剩无几。

此时,高卢人和罗马人正讨价还价地谈判,停战交易的进行也要接近尾声了,而马尔库斯·福利乌斯·卡米卢斯准备离开维爱,在罗马人挣扎和放弃的边缘时刻,卡米卢斯救世主一般地出现了,拯救了罗马这片废墟。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就请你跟随我们的节目听一听不同版本的解读。

[…]

第25集:高卢人来了

— 没有了卡米卢斯的罗马,在阿里亚河一战惨败高卢后,城门大开,无人把守。

卡米卢斯的诅咒应验了,蛮族高卢人大军进攻罗马,原本英勇善战的罗马人极度恐慌,四处逃跑,连敌人都不敢相信胜利可以得到的这么轻松。生怕是罗马给高卢人设计的陷阱。

拉丁语单词

PRAEDIUM,这个词是拉丁语中的一个名词,是指财产,相当于英语中的estate。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7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5集 – 高卢人来了

在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说到马尔库斯·福利乌斯·卡米卢斯在征服了维爱城之后,一夜之间,把罗马的面积和人口都翻了一番,而他自己在这场胜利后不久,迫于形势选择了流放出罗马城。

而罗马多年来的对手维爱城被征服后,几乎可以说变成了一座“鬼城”。在第二十四集维爱战争结尾处提到过:靠耕地为生的农民被留在了已经被洗劫一空的维爱城。是的,那些农民起初并没有受到罗马方面的干扰,继续着他们自给自足的生活。然而这看似平静的生活很快引起了罗马少数贪心的元老的注意。他们的农场,维持生计的所有东西都被夺走。

事实上,战后新并入罗马管辖的大部分土地和利益都落入了一小部分贵族手中。罗马觉得他们在财富,权力和能力上都胜人一筹,冠绝群雄!
但有一句俗话说的好,飞得越高,摔得越惨,这对罗马也不例外。

一会儿再聊罗马这一摔的前因后果,我们先来看看,在卢修斯家里,父亲去世后又发生了什么。

卢修斯的父亲马尔库斯去世当天早晨,他收到了从迦太基快马送来的两封信,一封家书,一封密函。当时,虽然他认出了卷在家书里的另一密函是有元老院红色封印的,但他还是要先处理完父亲的后事,等到他一个人的时候安静下来再看。

此时,卢修斯坐在窗前,打开卷轴,明明信上写着是要交给元老院的帕皮里乌斯元老,可怎么会和玛西娅从迦太基寄来的家书卷在一起到了他的手里呢。他百思不得其解。读了里面的内容后,更是一头雾水。

这封密函是给罗马发来的一个严肃警告,里面还提到了由两个卢修斯听都没听说过的部落组成的联盟要来攻打罗马。他决定给自己一点时间先来想想到底怎么办。
不久前他才和卡米卢斯一起征服了维爱,想到和卡米卢斯并肩作战的情景,不由得叹了口气。心想,如果卡米卢斯还在罗马,他也就不会这样困惑了。

他从维爱城带回来的二十几个奴隶中,一个拉丁裔的女奴和他走的很近,上集中就说到了她。这个女奴名叫埃莲娜。正当卢修斯面对这封密函不知所措的时候,埃莲娜出现在了房门口,她没有停下手中的活,用一种特别随意和自然的口吻说:

“主人,如果你的父亲还活着的话,我想就算是生死攸关的事情,他也不可能去向贵族求助。”
“我又不是我父亲!” 卢修斯立即不假思索的反驳。
说完,他意识到这正是埃莲娜在暗示他。

他应该去找元老院的贵族元老,把密函中的信息快速且如实的传递给统治阶级。
可是他还是想不通,这么一个关乎罗马命运的消息怎么会发给他这么一个不起眼的盾牌皮带和围攻射弹器配件的承包商呢。

对罗马来说,这个消息或许真的意味着凶险,他真的是要立即做点什么。你可能会觉得奇怪,这个维爱抓来的奴隶怎么什么都懂。埃莲娜在维爱陷落之前并不是奴隶,她之所以被抓了,是因为她当时被困在了烧着的房子里。卢修斯一直觉得她似乎知道很多,很想放下面子去和她商量自己拿不定主意的事情。

埃莲娜这个名字来自拉丁语:Aeliana,A-E-L-I-A-N-A。和我们熟悉的Aeneas埃涅阿斯同样,在拉丁语中,A和E连在一起放在名字的开头,第一个字母A不发音。埃莲娜在拉丁语中是“太阳”的意思。

是时候来看看上一集提到的拉丁语单词。

[…]

第24集:祖国之父

– 围攻维爱,凯旋而归的卡米卢斯站在了四匹白马拖拽的战车上进入罗马。但不久他将会从这里独自离开。

战功累累的卡米卢斯,被誉为“第二罗马奠基人”,也称祖国之父,但在罗马人的心中却是褒贬不一,在第三次维爱战争胜利后,他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一波三折也不足以形容这位传奇人物的人生。

拉丁语单词

Vagitus,这个词是拉丁语中的一个名词,是指婴儿出生后的第一声啼哭。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5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4集 – 祖国之父

“父亲。”

尽管卢修斯的声音足够大而清晰,躺在床上的父亲马尔库斯依然一动不动,他没有听见。这次他把一只手轻轻地放在老人肩上,非常轻柔,生怕太突然或太用力会惊吓到父亲。附下身说:“父亲,我回来了。”

马尔库斯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儿子,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

“孩子,你们打赢了么?”

“是的,父亲。” 卢修斯自豪地说。
“我们赢了,那里被毁的不成样子。看,我给你带回了这个。” 说着,他把手中的卷轴拿到父亲眼睛的高度。不等父亲开口,就迫不及待地说:“这是拉伸和延展动物皮革机器的构造图。”

他的语气中有自豪和炫耀,因为胜利而归,还带回了对家里皮革生意有利的图纸;也有羡慕和惊讶,因为维爱人皮革和机械制造工艺的先进程度是罗马所不能及的。

事实证明,伊特鲁里亚人在各个领域都要比罗马人先进得多,缴获的很多战利品对罗马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来说,具有巨大的借鉴价值。从如何建造有三个中心点的拱门,到如何改进城市的下水道系统;从如何处理管道漏水,到如何用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扬起船帆;几乎维爱的所有东西对当时的罗马来说都是新鲜事物。

“父亲,这机器甚至可以拉伸驯鹿皮。我们有了它,就能做更多的东西。”他越说越兴奋。老马尔库斯不屑地从鼻自里“哼”了一声:“驯鹿,再过几年,你就看不到驯鹿了。” 很快,卢修斯就会明白,爸爸的话是真的。

查阅《气候文明史》了解到,在欧洲曾经历了类似于东亚所经历的寒冷期,并在公元前1000年至600年时达到极冷。希腊盛行厚装以及遍及欧洲的人口南迁,都有力的证明了这一时期欧洲气候的寒冷。

罗马人对台伯河周期性的结冰记载,一直持续至公元前二世纪早期。李维在作品中曾记录了公元前398年,台伯河结冰。在第21集中说到的,公元前四世纪,欧洲气温骤降,给罗马带来了饥荒和瘟疫。

后来随着气候的好转,整个亚平宁半岛一直到最北端,到处都在种植葡萄和马林果,包围罗马城的山毛榉树林也退到高山上,罗马人便再也看不见驯鹿和雪绒花了。

看到儿子说的起劲,父亲打起精神,问道:“说说吧,你们是怎么打进城的?”

“父亲,你是不会相信的,这场仗打的简直是神了,一定是多亏各路神灵相助。” “你知道独裁官下令挖了一条隧道通进维爱城吧,但你一定猜不到隧道的出口在哪儿,连我们都是直到从里面出来才发现,隧道出口就在城中心的朱诺神庙下面。” “我是第九个从隧道里出来的,那时候,神庙里只剩下两三位祭司活着了。” 卢修斯像个孩子一样讲的神采奕奕。

他还给父亲讲了罗马人在胜利后是怎么把朱诺神像一路拖回罗马城。老人听着,轻轻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太激动了,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反应,问道:“爸爸,你怎么想?还有啊,我们睿智的独裁官还请神灵帮助安抚了阿尔巴诺湖泛滥的湖水。”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忍不住开口:“你这是被独裁官的一面之词蒙蔽了。不要什么都相信。我知道的可不是这样,什么神灵相助,什么抓住了维爱城内的占卜师,都是骗人的…”

“那元老们还派人去了德尔斐,还有…” “德尔斐?” 老人打断了他的话,“别逗我了,我看你简直是个11岁的白痴!” 马尔库斯的脸上显示出的愤怒让卢修斯吓了一跳,原本苍白的脸上激动的出现了血色。

“你说的这些是讲给那些鸡鸭不分的人来听的。卢修斯,你是觉得我已经老到脑子坏了么?还有,别在我面前说那个卡米卢斯的好话,他和辛辛纳图斯一样,都是贵族阶级,永远不可能帮助平民!”

他知道父亲只有在真正生气的时候才会称呼他的大名。他吓的不敢作声,心里暗想,父亲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和他在战场上听到见到的完全不一样,到底真相是什么?

那我们说完上一集提到的拉丁语单词继续讲。
[…]

第23集:维爱,别为我哭泣

— 维爱经历了三次战争,十年围困,最终陷落,罗马终于彻底打败了北方多年的劲敌伊特鲁里亚人

完整详细地讲述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维爱战争。旷日持久的十年围攻,以罗马的胜利告终,辉煌一时的伊特鲁里亚人在维爱陷落后彻底消亡。胜利后的罗马将在不久的将来遭受到建成以来最大的打击。

拉丁语单词

Ventus,这个词是拉丁语中的一个名词,是“风”的意思。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4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3集 – 维爱,别为我哭泣

好久不见,上一集节目第22集,是第一集人物传记的特别节目,是在2018年的11月中旬和大家见面的。今天的故事继续第21集的内容往下讲。恢复到常规节目。

首先在这里,我要感谢所有支持我、鼓励我的亲人和朋友们,尤其要特别感谢喜马拉雅电台上近1500名粉丝和微信公众号上320多名粉丝,感谢你们在播客休整期间仍然不离不弃。我相信以后的节目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们用了这两个月时间一起做好了《话说罗马》五百零一集的封面,改进、细化了家族故事主线里的人物关系和故事发展线索,随着罗马历史的进展,家族的时代变迁,可以说是百转千回。

新年伊始,我们的播客开工啦,《话说罗马》的英语版The Tale of Rome和西班牙语版El Cuento De Roma已经蓄势待发,将今年的节目命名为第二季。中文版《话说罗马》也将恢复更新。

这一集节目的标题有一点小变化,上一集结尾处的预告,和我原本设计的标题是:维爱陷落。而今天你们听到的是:维爱,别为我哭泣。简短给大家说一下改动的原因。
《话说罗马》的英语版The Tale of Rome中的第23集对应的是:
Don’t Cry For Me, Veii.
这个标题来源于一首著名的歌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至今在意大利,当人们观看有关维爱战争或者伊特鲁里亚文明的纪录片的时候,仍然会心潮澎湃,百感交集。

这些情绪中有不舍,有伤感,也有惋惜,还有为当时辉煌的伊特鲁里亚文明感到骄傲。而这首歌的情绪正巧于此非常吻合。所以我们决定借用这个标题来表达对维爱城和伊特鲁里亚文明的纪念。
在以后的节目中,你还将两次看到这个系列的标题。
一次将在第263集:庞培,别为我哭泣。
另一次将是在整个播客的靠后的部分:第491集:罗马,别为我哭泣。
在我的网页和微信公众号中,你可以看到这个系列的封面图片预告。

今天的故事从罗马的两个敌人聊起,菲德纳和维爱。
菲德纳城可以说是台伯河以南最重要的城市,它位于台伯河下游罗马以北,是维爱城的重要的战略基地;维爱城是伊特鲁里亚最著名,也是实力最强的城市。它位于台伯河北岸,罗马以北约12公里的一个陡峭的岩石上,三面是深谷和河流,面积与罗马大体相当。

如果说台伯河是一面镜子,那么这分踞台伯河两岸的两座名城仿佛就是在照镜子。他们不仅实力相当,而且每个城市都在对岸的地盘上还占有一片土地。罗马人则在伊特鲁里亚人的城门口统治着台伯河以北的土地。长期以来,罗马和以维爱城为首的伊特鲁里亚力量都想得到台伯河口的盐场和台伯河沿岸的重镇。这也就是维爱战争的诱因。

第一次维爱战争,在第十八集-十二铜表法中曾详细说过。
战争发生在公元前477年,历时三年。结束于公元前474年。罗马著名的费边氏族,主动请缨,组织人力财力驻守在台伯河口克雷梅拉河畔。但是遭到维爱人伏击,全军覆没,唯有一个留在家中未成年的男孩延续该族后嗣。公元前474年,双方缔结为期四十年的停战协定,第一次维爱战争结束。在战争期间的,当罗马方面占上风的时候,占据了部分土地,这里被用作罗马的军事基地继续对付萨宾人。战争结束时,据史学家合理推测,维爱战胜,虽然保留了对菲德纳城的控制,但是已经有不少罗马人在这里定居了。

第二次维爱战争开始的具体时间,我查阅了很多资料,有资料显示战争开始于约公元前430年或公元前428年,李维所著《罗马史》中的记载前后发生了多次混淆,而维基百科主张以公元前438或437年的阿尼奥河之战作为第二次维爱战争的开始。

在有关战争史的学术网站:www.historyofwar.org上,明确标注着第二次维爱战争发生的时间段有两种说法:公元前437年至公元前434年,或者公元前428年至公元前425年。

感兴趣的朋友可能会问了,为什么第二次维爱战争在时间上产生这么多混淆呢,那就请你在听完节目后,到我的网站或者微信公众号上一探究竟了!在那里你会了解到时间混淆的详细原因。
[…]

第22集:李维与维吉尔

— 几乎生活在同一时代的两位历史巨人的碰撞。如同两颗夜空中的星,一直存在于一个叫做“永恒”的地方。

罗马共和制和罗马帝国交接的过渡阶段,被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重用的撰写罗马早期历史的两位文人巨匠为后人了解罗马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有着很多相同和相似的地方,但也有很多地方截然不同。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2集 – 李维与维吉尔

这一集是《话说罗马》的第一期人物传记特别节目。

这集要介绍的是撰写古罗马早期历史的重量级的人物:李维和维吉尔。这两个名字我们都不陌生,在之前的节目中,已经多次提到。今天就专门聊聊他们的故事。

他们两位几乎生活在同一时代:

维吉尔,全名:普布留斯·维吉留斯·马罗 (拉丁文 – Publius Vergilius Maro,英文拼写为 – Vergil或Virgil),奥古斯都时代的古罗马诗人。生于公元前70年,死于公元前19年。

李维,全名:提图斯·李维,(Titus Livius Patavinus),生于公元前59年,死于公元17年,古罗马历史学家。

故事…在公元前一世纪开始… 一艘船驶入罗马港口…

这个港口不是在第七集中提到的:由罗马第四位国王安库斯·马尔西乌斯(Ancus Marcius)主持建造的奥斯提亚港。

而是一个名为尤里乌斯的港口(Portus Julius),这个港口是第一个为罗马西部海军舰队基地专门建造的港口。位于那不勒斯湾北端的一个半岛上, 吸收了阿韦尔诺湖(Lake Averno),卢克里诺湖(Lake Lucrino),和米塞诺角(Cape Miseno)内外港的淡水。关于这个港口,我们以后会好好讲讲它时如何建造的,为什么叫这样一个名字,还有它有着怎样重要的战略意义。

现在说说驶入港口的这艘船。当船离码头越来越近的时候,从船上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港口岸上人们的骚动了。

没有人知道这骚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看到岸上的人们像疯了一样乱跑。

船上的乘客陆续下船,熙熙攘攘的乘客中,今天的一位“特邀嘉宾”即将登场:提图斯·李维。

[…]

第21集:死亡与瘟疫

— 罗马的瘟疫和饥荒,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产物,再加上周边连年战乱不断,公元前五世纪的罗马和罗马人民正遭受着怎样的折磨。

多灾多难的罗马面临着外忧内患,瘟疫肆虐,蝗虫成灾,人民食不果腹,迷信的罗马人相信这一切都是神灵在降罪罗马。同时,老对手维爱城、菲德纳城和罗马经历了几个回合的交手,最终分出胜负。

拉丁语单词

Duodecum,这个词是拉丁语中的一个数词,数字12。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3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1集 – 死亡和瘟疫

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聊了罗马史上一位不可忽视的领袖辛辛纳图斯,辛辛纳图斯死后的罗马,站在了一个罗马建城以来,最伟大却又最具挑战性的世纪当口。

罗马人自己可不认为这个世纪对罗马来说是伟大的,因为当时好像所有事情都在和他们作对。我这里把罗马遇到的诸多不顺归纳了一下五点:

第一,商业方面:

从意大利南部运送货物的商业大篷车到达罗马的次数越来越少,而那仅有的几辆往来货物的车辆,也没有给罗马带来什么好消息。

在我们的节目中,你将会听到一个新的名字,那是一个在罗马南部山区新兴起的部落:萨莫奈人。这个名字对当时的罗马人也很陌生。他们在今天意大利的坎帕尼亚地区频繁制造麻烦。

坎帕尼亚,位于意大利半岛南部、亚平宁山脉南麓、濒临蒂勒尼安海。南至那不勒斯湾。属于希腊殖民地“大希腊”的一部分。世界最著名的火山之一维苏威火山就位于坎帕尼亚平原的那不勒斯湾畔。

关于在那里兴起的萨莫奈人,罗马人和他们还有很多回合会发生。其中比较著名的要数在萨莫奈人长期的围攻下,终于卡普阿城的陷落了。更多的细节,请随着我们的节目慢慢聊。

第二,气候方面:

气温的骤降,使习惯了炎热天气的罗马人无法理解。现在我们知道,在公元前五世纪时,在整个西欧地区开始了气候变化的浪潮,而它的影响一直延伸到了地中海的中心。

虽然今天我们的科学家对气温骤降的时期已经给出了准确的名称,但在当时的古罗马,这种自然现象被迷信的人们解释成神灵降罪罗马的不祥预兆。

可以说,恨不得每个罗马公民对神灵降罪罗马的原因,都有着自己的解释。

平民阶级声称,这是因为贵族阶级一直以来都是如此不公平的对待平民,连神灵都要看不下去了。而贵族阶级,则把一切灾难都归咎于平民,他们荒废农耕,年复一年,农作物不断衰竭。

在我们提到的这可怕的二十几年里,罗马的母亲河-台伯河将第一次结冰,这在罗马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而两年后,又再次结冰。

光是台伯河结冰这一条,足够使整个罗马陷入无休止的恐慌中了。

第三,农业方面:

上一条就说到了农作物不断衰竭,是的,在公元前430年至公元前400年间,整个罗马和罗马周围的城镇,以及遍布整个意大利南部地区,农作物两次连续五年颗粒无收,三十年间,两次都是连续五年颗粒无收。大家可以想象一下,罗马饥荒的程度。

如果我查到的历史资料可靠,在公元前413年,一些次要谷物和其他农作物的大丰收,突然拯救了急剧下降的罗马人口。

但是,就在大丰收前的一个月,罗马正要在城内举办庆祝丰收庆典前,成千上万的蝗虫从天而降,一天之内,农田再看不到一丝绿色了。

其实这种现象对我们来说,很容易理解,由于当时气温骤降,昆虫为了寻找食物,发生大规模的自然迁徙。就像刚才提到的一样,在古罗马,本来就已经极度迷信的人们,“虔诚的”相信,这一切都是神灵的愤怒,神灵在惩罚罗马。

蝗灾过后,人们没有急着重整土地,或者想办法解决饥荒,而是在罗马及罗马周围的土地上,前所未有的兴起了建造祭坛神庙的热潮。

这里我想介绍一下:罗马诸神中,著名的谷类女神-克瑞斯,英文是Ceres.她所对应的是希腊的德墨忒尔,古希腊神话中的农业、谷物和丰收女神,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之一。

克瑞斯是朱庇特的姐姐,也是西方是最受欢迎的神灵之一。她教会人类耕种,给予大地生机。她具有无边的法力,可以使土地肥沃、植物茂盛、五谷丰登,也可以令大地枯萎、万物凋零、寸草不生。可以让人拥有享之不尽的财富,同时也可以让人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我想大家对英文单词“cereals”应该是都不陌生,这个词是麦片的意思,正是由谷物女神的名字Ceres演变而来的。

[…]

第20集:辛辛纳图斯

— 辛辛纳图斯两次做到了罗马最高统治者的位子,两次临危受命,救罗马于水火之中。但两次都没有坐满一个月就卸甲归田,辞职返乡。

罗马共和制中的又一次波动,连任两年的十人委员会拒绝归还权力。最终人民的力量再次获胜。保卫了共和制。阿尔基多斯山之战后再次被请出山的辛辛纳图斯只用了21天就解除了罗马共和制的威胁。而这样一位伟大的领袖却不得不变卖房屋财产为儿子还债。

拉丁语单词

Gaudium,这个词相当于英语中的“joy”, 中文译为愉悦,欢乐。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21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20集 – 辛辛纳图斯

– “玛西娅,当爸爸告诉你妈妈的故事的时候,他有没有提到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到底做了什么?”

  “你是说对我妈妈做了什么?”

– “不,不是对你妈妈,我是说他在罗马城都干了什么?”

那天晚上,玛西娅和姑姑朱莉娅聊到了深夜,当时的罗马人,尤其是平民阶级,通常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少有人会熬夜。
朱莉娅给她讲了当时邪恶的十人委员会的故事,讲了那是个由元老院选出来的人是怎么联合起来独揽大权。

我们之前提到了,十人委员会的主要任务就是立法,也就是起草和确立《十二铜表法》。事实上,一年的时间确实不够,法律中的每一条,每一款都经过仔细地推敲和分析。尤其是那些年长的贵族们,他们习惯聚集在罗马广场,一起讨论法律条款。

所以,《十二铜表法》不可能在一年内完成。

第一个十人委员会在公元前451年成立,完全由贵族组成,并且由当年的两个执政官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克拉苏与提图斯·盖努奇乌斯·奥古里努斯领导。

十人委员会中的每一个人,轮流管理政府一天,当天当政的那一个委员就会有刀斧手,持著刀斧棍捆仪仗开道。他们对法律的管理是值得作为模范的,他们交给百人会议一部有十项条款的法律,并被通过。

十人委员会职务的成功,促成公元前450年第二个十人委员会的任命,这一次,只有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再次成为十人之一。这一次,他们在他们前任的法律中增加了两项条款,完成了《十二铜表法》。

由此可见,两年后,当《十二铜表法》正式出台,当平民阶级终于发现在第十一表中隐藏的关于禁止平民阶级和贵族阶级通婚这一不平等规定的时候,所谓的十人委员会其实已经是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但是他们已经被这突如其来的庞大力量和权力宠坏了,想都没想过是时候把权力归还元老院了。

尤其是连任两年的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

正是这个全程参与立法的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一天他在走在罗马大街上,传说这是一条位于帕拉蒂尼山和卡比托利欧山之间的街道,他看见了一个女孩正在从公共喷泉处取水。

他就一路尾随着这个女孩,直到女孩回到家,记住了她的住处,这才罢休。一路上,他暗想,我一定要得到这个女孩。很快他就得知,这个女孩虽然出身平民,却是个自由人,不是奴隶,而且她家还是个罗马有名有姓的家庭。

女孩的哥哥和父亲都是罗马军团中的荣誉战士,在最近保卫罗马的战役中均立下战功,而且获得了军人荣誉勋章。这些都没能让又老又油腻的阿庇乌斯·克劳狄乌斯打退堂鼓。他作为十人委员会的领导和法官,利用手中双重的权力,发表声明宣布:指控这个女孩是一个逃跑的奴隶。

– “玛西娅, 你要知道, 在罗马《十二铜表法》颁布前,如果一个女孩被指控为奴隶逃跑的奴隶,首先她要先被押上法庭质问,那里,她就先会被判关押一个月。”

玛西娅听到这里,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一样。她终于开口问道:

– “那一个月里…?” 她的话被姑姑朱莉亚打断。

– “你想都不要去想那一个月里会发生什么!”

– “Apsit!” 玛西娅吓坏了,用双手捂住了脸。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 “是的,孩子,很可怕,愿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God Aesculapius)给这个恶人他应有的惩罚。”

玛西娅说的这个词“Apsit”正是上一集中提到的拉丁语单词。那我们就先来看看这个词。

[…]

第18集:十二铜表法

— 五个年轻美貌的女子,马尔库斯选择了那个年龄最小的为妻。可能所谓的“soulmate-灵魂伴侣”不需要言语吧。

第一次维爱战争,屡战屡胜的罗马人大败,公元前449年,整个罗马城里的男女老幼都在忙着学习和背诵新出台的《十二铜表法》,看似公平的法律条款中隐藏着对平民阶级的种种不公平约束和限制。

拉丁语单词

mundus,这个词的分为两种用法,名词和形容词。
最常见和活跃的用法是:做名词“世界”的意思。此外还有很多种含义。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9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18集 – 十二铜表法

上一集节目中,我们聊了罗马平民阶级反抗贵族阶级的撤离运动,也说到了“保民官”这个新设立的职位。

在节目的最后,我提到了在里吉勒斯湖之战发生前后的一位著名的罗马将军。他的名字是盖尤斯·马修斯·科里奥兰纳斯。在具体说这位将军的故事前,我想先和你一起看一下罗马整体的局势。

此时的罗马,刚刚击败了拉丁联盟,现在看上去没什么安全隐患了。如果你和我想的一样,那我们都错了。罗马真正的麻烦才即将开始。上一集中提到,有三股力量包围着罗马。那就是:

● 在伊特鲁里亚以北,以维爱城为主导的军事力量;

● 罗马城以南的沃尔西;

● 东边丘陵地带的埃奎。

这三股力量在罗马周围一直存在,但北方伊特鲁里亚一带的敌人和另外两者有一点最显著的区别,伊特鲁里亚是和罗马一样存在于自身的文明体系中的。

换句话说,罗马人知道如何在战场上和他们作战,也知道在战后如何实现和平,并且保持良好的商业关系。和其他两个敌人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伊特鲁里亚人是文明本身的一部分, 就像罗马一样。

但是另外两只:沃尔西和埃奎,是分散的部落,他们不遵守罗马人设定的游戏规则。作战中,不采用方阵战斗,战后也没有文字协议。他们只认准和服从一样东西,那就是-手中的剑。

随着我们的节目,你将看到,沃尔西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将是罗马最大的威胁。要持续多长时间呢?一直要到近一个世纪之后,居住在亚平宁山脉高原地带的萨莫奈人走入罗马人的视线。

[…]

第17集:两个阶级的斗争

— 假设我们把罗马的社会阶级看作是一个人的身体,那么贵族阶级就是好吃懒做但又不可或缺的胃。

在平民阶级和贵族阶级的斗争中,平民用“离家出走”式的撤离运动来争取平等的权利,一次,两次,三次,由保民官的出台到特里布斯大会的建立,都不是铭文法律。直到第三次撤离运动后《十二铜表法》诞生。罗马法律制度从未如此接近真正的民主。

拉丁语单词

CLAVIGER,这个词的字面含义是“拿钥匙的人”。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8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17集 – 两个阶级的斗争

在第十六集 – 里吉勒斯湖之战中,罗马人打败了拉丁同盟,而这场战役可以说是块“硬骨头”,打的很是费力,从早晨打到了下午,都错过了罗马人的午餐时间。

在这一仗中,罗马人也终于彻底击败了高傲者塔克文,这是他尝试用武力夺回王位的最后一搏。一年后,高傲者塔克文将从克鲁西乌姆离开,因为在国王拉斯·波塞纳死后,那里的人民明显对他非常反感了。

后来,他又在伊特鲁里亚的另一座城镇-库迈找到了住处,库迈当时是在暴君:阿里斯多德穆斯的统治下。在那里他居住了一年,然后就在流亡中死去。一代暴君,死的时候一无所有,没有王位,没有财产,没有最后陪伴着他的女婿屋大维·马米利乌斯。

刚才说,里吉勒斯湖一战,打得艰苦,都错过了罗马人的午餐时间。现在我们就来聊聊罗马人打仗的一些细节。

罗马军团作战的诸多特征也就引发了我们今天要说的话题:阶级斗争。传说罗马军团出兵打仗的时候,都是随身携带两种食物 – 面包和橄榄。

当然,他们也会带一些水,但在真刀真枪地打起来的时候,水就变得很不实用了。唯有橄榄,可以有效地帮助士兵在进食面包时,不会觉得太干燥,难以下咽。

以前的节目中,已经多次提到罗马人非常迷信,迷信到荒谬。他们把偶数看作是坏运气,只有奇数能够带来好运。那就是说,在一个月里,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是不宜嫁娶,祭祀的。不宜在偶数的日子里开始战斗,或者开始长途旅行;更不适合新店的开张营业。甚至连出轨的人也不会选这样不吉利的日子。

起初罗马军团出兵打仗,一般都是早晨出发,到日落差不多就已经返回家中了,因为罗马王政时期和共和国早期的战役一般都发生在罗马城附近,距离并不是太远。

但是渐渐地,随着罗马加大了扩张的步伐,战场越来越远,军团有时要在外征战整个季度,也就是说有时战争会持续几个月。

[…]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本集的拉丁语单词:CLAVIGER。

C-L-A-V-I-G-E-R

在下一集节目中,我会详细解释这个词。

你可以在我的微信公众号:话说罗马中,查阅到这个词的含义。

也可以查到很多和节目相关的资料。

你只需要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话说罗马,点击关注。

在公众号下方的菜单栏“话说罗马”中进入“播客主页”就可以看到每一集对应的内容。

或者登录我的网站:三www点,huashuoluoma,点com,我再重复一遍,三www点,话说罗马的全拼,点com。

在节目休整的这段时间里,我整理并制作完成了一份“全集计划”,是《话说罗马》五百集播客节目的时间线和题目,你可以在我的网站“播客全集计划”中查看全部内容。

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两个人,一位是我同窗四年的大学同学朱兆一。感谢他的关注和转发。另一位要感谢的是中国青年出版社文化教育编辑中心主任刘霜女士,她的无私帮助和指点是对我极大的鼓励和支持。

更要感谢喜马拉雅FM和微信公众号上近三百位的粉丝和听众。我会继续加油做出更好的节目和你们分享。

[…]

第16集:里吉勒斯湖之战

— 巨人说:“你到我的城市去,我有五个女儿,你选一个做你的妻子吧。”

克鲁西乌姆国王拉斯·波塞纳最终和罗马签署和平条约,获得了罗马人质,却被一位小女子的英勇行为折服。罗马共和制第一位独裁者的产生是为了迎战拉丁同盟。里吉勒斯湖之战打的虽然艰难,但在神灵的帮助下,他在紧要关头挽救了罗马城。拉丁同盟为什么要来打罗马呢?

拉丁语单词

CURIA REGIS 是一个拉丁语短语,是指“君主法庭,库里亚,王室法院”。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7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16集 – 里吉勒斯湖之战

在第十五集节目中,我们说到伊特鲁里亚克鲁西乌姆国王拉斯·波塞纳在南下去往大希腊的途中进攻罗马城,在整个攻打过程中,出现了三位英雄人物,上一集讲了其中两位英雄的故事:

第一位是一位名叫豪拉提乌斯·贺雷西奥·科克莱斯的罗马士兵,单枪匹马拆毁了台伯河上唯一的桥梁,成功地阻止了敌军伊特鲁里亚人跨过台伯河,进入罗马城。

第二位是罗马青年盖尤斯·慕修斯,他乔装打扮,潜入敌军军营,预谋刺杀敌军首领波塞纳国王,却阴差阳错地杀错了人,面对波塞纳国王,他大义凛然烧掉自己的右手,同时告诉他,在罗马城内还有三百名年轻人已经发誓要来刺杀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慕修斯没有被活活烧死,而是被释放了。

传说,在拉斯·波塞纳释放了慕修斯两个小时之后,天空中出现第一道鱼肚白,他派出了一个小使团代表克鲁西乌姆的伊特鲁里亚大军,举着投降的旗帜,马不停蹄地向罗马城步行进发。到达罗马城之后,只用了大约一个小时,使团就和罗马政府签署了一项和平条约。

在我们聊到和平条约的签署细节和内容之前,先来看看上一集提到的拉丁语单词。我在孩子暑假期间,播客节目的更新时间比较长,恐怕听众朋友们都忘了之前的拉丁语单词了。

没关系,你可以在我的微信公众号:话说罗马中,查阅到这个词的含义。也可以查到很多和节目相关的资料。你只需要在微信中,搜索公众号:话说罗马,点击关注。在公众号下方的菜单栏“话说罗马”中进入“播客主页”就可以看到每一集对应的内容。

或者登录我的网站:三www点,huashuoluoma,点com,我再重复一遍,三www点,话说罗马的全拼,点com。

[…]

第15集:拉斯·波塞纳

—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国王拉斯·波塞纳出兵罗马,又是什么人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高傲者塔克文复辟王位的又一次尝试,罗马共和制最初的这几年动荡不安,到底克鲁西乌姆国王拉斯·波塞纳有没有攻下罗马,历史学家的说法不一,但我们的故事确实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奋不顾身保卫罗马的英雄人物不断涌现。

拉丁语单词

In situ是一个拉丁语短语,字面上的意思是指“在原本位置”,在不同领域中有不同用法。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6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15拉斯·波塞纳

上一集的结尾,我们说到,罗马王政时期的最后一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被驱逐之后,心有不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会不断尝试利用各种阴险狡猾的手段,返回罗马国王的宝座。

上一集中就提到了两次努力,一次是派伊特鲁里亚人到罗马,暗地里和拥护复辟的贵族青年密谋动乱,被布鲁图斯扼杀。

第二次他联合伊特鲁里亚的维爱人在阿尔西亚森林和罗马人正面交锋未果。这次,高傲者塔克文设法说服伊特鲁里亚地区的克鲁西乌姆的国王出兵罗马。这位国王就是今天节目的主人公:拉斯·波塞纳。

克鲁西乌姆位于罗马城的西北方向,克莱茵斯河沿岸,是伊特鲁里亚联盟中实力最强的城邦之一,当时的伊特鲁里亚联盟有十二个城邦。

虽然克鲁西乌姆距离罗马并不是像距离维爱城那么近,但这两个地方的交通非常方便。当时的克莱茵斯河是台伯河排水系统的一部分,罗马人和伊特鲁里亚人在这条河上通航往来频繁。

罗马人也可以通过加西亚之路到达克鲁西乌姆。伊特鲁里亚人自己把克鲁西乌姆也称为克勒夫辛,这两个词都来源于拉丁语,是关闭的意思。

今天,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小镇丘西,就是在克鲁西乌姆遗迹上建造的。据现在可考资料,丘西人口约有1万。

现在从罗马到丘西比古代更加便捷,A1高速公路在此有一出口,而罗马到佛罗伦萨的铁路也在此设站。该镇的名胜有丘西伊特鲁里亚博物馆和罗马式主教教堂。在我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你均可以查看到这座古城今天的样子。

丘西现在是意大利中部地区著名的旅游胜地,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有特点的景点。景点不多,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波塞纳迷宫。迷宫是该地公共下水道系统的一部分,建于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前五世纪,伊特鲁里亚的时代,以国王拉斯·波塞纳的名字命名至今。

迷宫路线的起点位于几个世纪后建造的罗马式主教教堂。托斯卡纳地区,绵延的亚平宁山脉贯穿了整个地区的东部,给这里带来些许古罗马历史的怀旧味道,托斯卡纳地区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这里始终是意大利文化和特质的基础。

说着说着,我们有点儿像是旅游攻略了,还是要回到我们的公元前508年,回到这时的罗马和克雷西乌姆。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讲故事前,我们先来看看上一集的拉丁语单词。

[…]

第14集:布鲁图斯的一生

— 据说布鲁图斯是神灵为罗马选中的统治者,他死后,整个罗马将为大义灭亲的布鲁图斯吊唁整整一年。

罗马历史上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 – 布鲁图斯在阿尔西亚战役中战死沙场,在他死前不久,他大义灭亲,亲自处决了两个亲生儿子;而在他领导革命,推翻君主制前,他曾陪同高傲者塔克文的两个儿子来到著名的德尔斐神庙,那里,女祭司的一句话使他故意摔倒,亲吻大地母亲,罗马人相信,他正是神灵选定的统治者。高傲者塔克文的复辟行动屡次失败,但他仍会继续不断尝试。

拉丁语单词

DEPUGIS,这在拉丁语中是一个形容词,相当于英语中的“thin”。

用来形容人或物的消瘦,苗条。也可以形容土壤的贫瘠和食物的寡淡。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5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14布鲁图斯的一生

开始今天的节目前,先说几句题外话,上一集第十三集是我们《话说罗马》的第一期特别节目,年度工作报告-公元前509年,雄鹰带我们去周游了世界,最后回到罗马。

这集开始恢复常规节目,上一集的内容非常多,节目时长约为51分钟,确实有点长。我个人其实也不喜欢听时间太长的播客,所以通常每集的时长大约控制在半小时之内。由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周游世界的节目,我不想把任何信息落下,但我保证以后即使是特别节目也不会那么长了。

还记得第十二集结束的时候,我们正好说到,罗马人在一个名叫阿尔西亚的森林附近,发现了正在悄悄靠近罗马城的敌军。那是被赶下台的最后一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带领着主要来自伊特鲁里亚维爱城的军事力量,充满着复辟决心来攻打罗马。

罗马方面由两名执政官亲自上阵,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负责骑兵;普布利乌斯·普布利科拉领导步兵。当高傲者塔克文的儿子阿伦斯看到远处的是布鲁图斯指挥着罗马军队,他惊呼:

看!就是那个把我们踢出罗马的人!

他举着我们的旗帜,趾高气昂的前进!

神啊,国王的复仇者们,我们冲啊!

战场上,阿伦斯和布鲁图斯碰面了,在战马上的两个人,同时驾马全速飞奔,冲向对方,他们心里都明白,只要长矛刺中对方,就能扭转整个战役的局面。刹那间,他们手中锋利的长矛同时穿透了对方的盾牌,深深地刺入胸膛。两人双双落马牺牲。

历史学上讲,类似于这样戏剧化的决斗,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神话虚构,但古罗马的学者认为,这种两个个体单打独斗的决战情景,在古罗马战争史上,代表了一个很常见的层面。不应该被人们看作只是难以置信的传说故事。

在古罗马,有一个著名的拉丁语短语:spolia opina,表示:丰富的战利品。所谓战利品,是指古罗马将军从和他单独决战的战败方指挥官身上剥离的盔甲、武器等。而这个短语被认为是指数件战利品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那件。当时罗马的战利品种类繁多,小到标准的军队配置,大到敌军军舰。

讲这个短语,是因为它有力地证明了,在古罗马这种一对一决战的情况确有发生。而且并不少见。刚刚带大家回顾了第十二集的结尾部分,也知道了布鲁图斯和阿伦斯决战的结局是两人都战死沙场。现在来看一看我在第十二集中给出的拉丁语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