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集:拉斯·波塞纳

—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国王拉斯·波塞纳出兵罗马,又是什么人把他吓得魂飞魄散。

高傲者塔克文复辟王位的又一次尝试,罗马共和制最初的这几年动荡不安,到底克鲁西乌姆国王拉斯·波塞纳有没有攻下罗马,历史学家的说法不一,但我们的故事确实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奋不顾身保卫罗马的英雄人物不断涌现。

拉丁语单词

In situ是一个拉丁语短语,字面上的意思是指“在原本位置”,在不同领域中有不同用法。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6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15拉斯·波塞纳

上一集的结尾,我们说到,罗马王政时期的最后一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被驱逐之后,心有不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会不断尝试利用各种阴险狡猾的手段,返回罗马国王的宝座。

上一集中就提到了两次努力,一次是派伊特鲁里亚人到罗马,暗地里和拥护复辟的贵族青年密谋动乱,被布鲁图斯扼杀。

第二次他联合伊特鲁里亚的维爱人在阿尔西亚森林和罗马人正面交锋未果。这次,高傲者塔克文设法说服伊特鲁里亚地区的克鲁西乌姆的国王出兵罗马。这位国王就是今天节目的主人公:拉斯·波塞纳。

克鲁西乌姆位于罗马城的西北方向,克莱茵斯河沿岸,是伊特鲁里亚联盟中实力最强的城邦之一,当时的伊特鲁里亚联盟有十二个城邦。

虽然克鲁西乌姆距离罗马并不是像距离维爱城那么近,但这两个地方的交通非常方便。当时的克莱茵斯河是台伯河排水系统的一部分,罗马人和伊特鲁里亚人在这条河上通航往来频繁。

罗马人也可以通过加西亚之路到达克鲁西乌姆。伊特鲁里亚人自己把克鲁西乌姆也称为克勒夫辛,这两个词都来源于拉丁语,是关闭的意思。

今天,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的小镇丘西,就是在克鲁西乌姆遗迹上建造的。据现在可考资料,丘西人口约有1万。

现在从罗马到丘西比古代更加便捷,A1高速公路在此有一出口,而罗马到佛罗伦萨的铁路也在此设站。该镇的名胜有丘西伊特鲁里亚博物馆和罗马式主教教堂。在我的网站和微信公众号上,你均可以查看到这座古城今天的样子。

丘西现在是意大利中部地区著名的旅游胜地,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有特点的景点。景点不多,但是值得一提的是著名的波塞纳迷宫。迷宫是该地公共下水道系统的一部分,建于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前五世纪,伊特鲁里亚的时代,以国王拉斯·波塞纳的名字命名至今。

迷宫路线的起点位于几个世纪后建造的罗马式主教教堂。托斯卡纳地区,绵延的亚平宁山脉贯穿了整个地区的东部,给这里带来些许古罗马历史的怀旧味道,托斯卡纳地区是文艺复兴的发源地,这里始终是意大利文化和特质的基础。

说着说着,我们有点儿像是旅游攻略了,还是要回到我们的公元前508年,回到这时的罗马和克雷西乌姆。看看这里发生了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讲故事前,我们先来看看上一集的拉丁语单词。

[…]

第14集:布鲁图斯的一生

— 据说布鲁图斯是神灵为罗马选中的统治者,他死后,整个罗马将为大义灭亲的布鲁图斯吊唁整整一年。

罗马历史上最著名的统治者之一 – 布鲁图斯在阿尔西亚战役中战死沙场,在他死前不久,他大义灭亲,亲自处决了两个亲生儿子;而在他领导革命,推翻君主制前,他曾陪同高傲者塔克文的两个儿子来到著名的德尔斐神庙,那里,女祭司的一句话使他故意摔倒,亲吻大地母亲,罗马人相信,他正是神灵选定的统治者。高傲者塔克文的复辟行动屡次失败,但他仍会继续不断尝试。

拉丁语单词

DEPUGIS,这在拉丁语中是一个形容词,相当于英语中的“thin”。

用来形容人或物的消瘦,苗条。也可以形容土壤的贫瘠和食物的寡淡。

详细解释请收听第15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14布鲁图斯的一生

开始今天的节目前,先说几句题外话,上一集第十三集是我们《话说罗马》的第一期特别节目,年度工作报告-公元前509年,雄鹰带我们去周游了世界,最后回到罗马。

这集开始恢复常规节目,上一集的内容非常多,节目时长约为51分钟,确实有点长。我个人其实也不喜欢听时间太长的播客,所以通常每集的时长大约控制在半小时之内。由于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周游世界的节目,我不想把任何信息落下,但我保证以后即使是特别节目也不会那么长了。

还记得第十二集结束的时候,我们正好说到,罗马人在一个名叫阿尔西亚的森林附近,发现了正在悄悄靠近罗马城的敌军。那是被赶下台的最后一位国王-高傲者塔克文,带领着主要来自伊特鲁里亚维爱城的军事力量,充满着复辟决心来攻打罗马。

罗马方面由两名执政官亲自上阵,卢修斯·尤尼乌斯·布鲁图斯负责骑兵;普布利乌斯·普布利科拉领导步兵。当高傲者塔克文的儿子阿伦斯看到远处的是布鲁图斯指挥着罗马军队,他惊呼:

看!就是那个把我们踢出罗马的人!

他举着我们的旗帜,趾高气昂的前进!

神啊,国王的复仇者们,我们冲啊!

战场上,阿伦斯和布鲁图斯碰面了,在战马上的两个人,同时驾马全速飞奔,冲向对方,他们心里都明白,只要长矛刺中对方,就能扭转整个战役的局面。刹那间,他们手中锋利的长矛同时穿透了对方的盾牌,深深地刺入胸膛。两人双双落马牺牲。

历史学上讲,类似于这样戏剧化的决斗,可能很大程度上是神话虚构,但古罗马的学者认为,这种两个个体单打独斗的决战情景,在古罗马战争史上,代表了一个很常见的层面。不应该被人们看作只是难以置信的传说故事。

在古罗马,有一个著名的拉丁语短语:spolia opina,表示:丰富的战利品。所谓战利品,是指古罗马将军从和他单独决战的战败方指挥官身上剥离的盔甲、武器等。而这个短语被认为是指数件战利品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那件。当时罗马的战利品种类繁多,小到标准的军队配置,大到敌军军舰。

讲这个短语,是因为它有力地证明了,在古罗马这种一对一决战的情况确有发生。而且并不少见。刚刚带大家回顾了第十二集的结尾部分,也知道了布鲁图斯和阿伦斯决战的结局是两人都战死沙场。现在来看一看我在第十二集中给出的拉丁语单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