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集:图鲁斯 – 耕牛引发的血案

— 和平了四十多年的罗马迎来了一位暴君,几头耕牛引发了怎样一场旷世血案?罗马的发源地阿巴隆加不复存在。

正如努玛所料,罗马的第三位国王图鲁斯,立即带罗马重返战场,几头耕牛居然能迫使我们的罗马国王,不得不出兵迎战,大获全胜。一场鸿门宴之后,发生了罗马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车裂之行”。这样一位屡战屡胜的国王,在他的执政末期却后悔莫及,结果弄巧成拙,惹怒了主神朱庇特,死于非命。

本集拉丁语单词

Quo, /kwoʊ/ 相当于英语中的where 或者 where to, 译为:哪儿,到哪儿去。
Quo Vadis /kwoʊ/ /’vædis/ 是一本小说的名字《君往何处》,电影版本常被译为:《暴君焚城录》。
详细解释请收听本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六集 – 图鲁斯 – 耕牛引发的血案

上一集,我们讲到了,罗马的第二位国王:努玛,在位四十三年,罗马城和平安定,人民生活丰足。罗马人又找回了他们应有的行为和美德。

而努玛死后,第三位国王图鲁斯继位,罗马立刻又重回战场。 图鲁斯的全名是:图鲁斯·赫提利乌斯,用英语说是:Tullus Hostilius。 在节目中,我们就只叫他图鲁斯吧。

这里,我不得不先提一下他的姓氏:Hostilius,H-O-S-T-I-L-I-U-S。这是一个我们不认识的拉丁语单词;而英语单词:Hostile, H-O-S-T-I-L-E。我们并不陌生,是敌人,敌对的意思,hostile的源头,正是图鲁斯的姓氏Hostilius。

在我们展开关于图鲁斯的故事前,我想先在这里插入一个简短的小典故。
还记得吗?第三集我们说过,公元前七百五十二年,为了罗马人抢夺萨宾妇女一事,萨宾人进攻罗马。当时,国王罗慕路斯组织了反击,可是他的反击并没有奏效,而是萨宾妇女站出来,以柔克刚,平息了战争。

萨宾人在“抢夺妇女”事件发生之后,回去摩拳擦掌,准备了将近一年,才来找罗马人报仇。发起进攻的当天,两支军队在罗马城门楼僵持不下。在和罗慕路斯一起并肩作战的罗马人中,有个勇士叫:赫斯图斯·赫提利乌斯。战斗开始,他突然一只手高举着剑,尖叫着,疯狂地向萨宾军队跑去。自己单枪匹马,打响了头炮,他的战友们也立即加入。

虽然这一“壮举”,并没有直接赢得战斗的胜利,但也至少煞了萨宾人的锐气,换来短暂的休战。而他自己,却在这场伤亡并不惨重的战斗中牺牲了。
第二天,国王罗慕路斯在战士面前亲自表扬了他的英勇行为。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人怎么和我们今天的主人公图鲁斯国王一个姓氏呢?对了,这个勇士正是图鲁斯的祖父。可见,强烈的战斗欲望,真是在赫提利乌斯家族,血脉相传啊。

如果说罗慕路斯在执政后期,成为了一个滥用权力的暴君。 那么,图鲁斯,从始至终就是罗穆路斯的“升级版”。他与努玛有着截然不同的秉性。又比罗慕路斯本人更加好战擅武,好大喜功,野心十足。

第5集:努玛-神语者

— 很酷的工作“大祭司”在罗马的第二位国王时期诞生,这个终身制的职位,一直延续到两千六百多年后的今天—梵蒂冈的教皇。

罗马的第二位国王努玛·庞培留斯是个“怪胎”,可正是这个“怪胎”国王,使罗马在几十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避战求和,发展农业,修正历法,几十年没有战争,没有内乱,没有政治动乱,人民安居乐业。努玛,这个萨宾人,是用了什么妙计,成为了罗马国王中的佼佼者,在罗马深得民心,值得后人敬佩。

拉丁语单词

Turpis /’tur-pis/
这个词是恶心,反胃的意思,也表示任何可能导致恶心和反胃的人或者事。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五集,努玛,神语者。

上一集,我们讲到了,罗马的开国国王—罗慕路斯,消失在了一场风暴中,我想,大家和我一样,听完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我们还提到了,罗马王政时期“七位国王”的不合理性,以及人们是如何,把不可考证的历史,杜撰成“知识快餐”提供给教科书的。

今天,我们来看看,在罗穆路斯死后,罗马这个年轻的国家,史无前例的,面临着选择王位继承人的问题,群龙无首,元老院充满了混乱和猜忌。

罗马的第二位国王和罗慕路斯截然不同,他就是努玛·庞培留斯。在节目中,我们就叫他努玛。

首先,我们来看看上一集的拉丁语单词。

第4集:宝座上的惊雷

— 罗马的开国皇帝,怎么就死后上天成了神?神话传说的背后是隐藏着怎样的寓意,历史又是怎样的背后人遗忘…

和萨宾人的联盟以萨宾王被刺结束,罗慕路斯执政后期,再次独揽大权,对外征战,屡战屡胜;他对权力的贪婪更是一发不可收拾。罗马的开国国王,他的出生是个谜,他的死是个更大的谜。神话传说引人入胜,其隐藏着的寓意让人深思。历史不该被遗忘,更不该被后人简化处理,我们来一起聊一聊神话故事之外的话题。

拉丁语单词

Pullus /’pulus/
这个词是一个简单的名词,相当于英语中的Chicken,作为鸡的总称。
关于这个词的更多有趣内容请收听本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四集:宝座上的惊雷
上一集的故事中,我们说了第一任国王罗慕路斯,是如何解决,罗马城建立之后,面临的两个最棘手的问题:罗马军团的建立和人口的壮大。
此外,他成立了元老院,管理国家,并和萨宾人达成协议,罗慕路斯和提图斯并立为王。

本集节目中,我们就来说说,这位传奇国王的后半生,以及他的生命是如何莫名其妙地结束。他的一生,从头到尾都是一个神话。
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罗马,也叫“七丘之城”,是因为罗马城里有七座山,怎么就那么巧,整个罗马王政时期,正好也有七位国王?!

从公元前753年到公元前509年, 王政时期,历经二百四十四年,七位国王足足统治了罗马二百四十四年。如果我们用244除以7,约等于34.8,也就是说,每个国王平均需执政三十四年九个月。

理论上,倒不是绝对不可能,但我可以断言,实践中,这绝对不可行。
漫漫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帝国、民族,或是国家;甚至是一个私营企业、或者国营单位,能够在那么久的时间里,只有七位统治者。难道就没有那个国王英年早逝,亦或战死沙场?

我猜你可能立刻拿出个例子,来反驳我,英国的伊丽莎白二世女王,她自1952年登基,1953年6月2日加冕女王,已经做了将近六十五年的女王。

她是英国在位时间最长的君主,也是近代史上,执政最长的统治者之一。
这是特例,不能算作是常态。特例不可能在同一个国家,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发生,就更不要说连续七次了!

第3集:罗马的”非诚勿扰”

— “非诚勿扰”在近三千年前的罗马上演,虽说不那么顺利,但是终修成正果。建立军队,解决“脱单”问题,罗慕路斯功不可没。

“独木不成林”,罗马这个小幼苗,需要在强大的保护下发展成整片森林,才能站稳脚跟,所以罗慕路斯壮大人口,组建军队,建立元老院辅佐治理国家。
为了罗马人繁衍生息,重口味版的“非诚勿扰”在罗马上演,却成功地解决了光棍儿问题。和萨宾人的联盟使罗马军事力量翻倍,罗马一步步走上正轨。

本集拉丁语单词

Nisi /nisi/
在拉丁语中这是一个介词,是“如果、不是”的意思。相当于英语中的“unless”一词。
用法也和Unless相似,一般和否定词连用,双重否定,表示肯定的意思。
关于这个词的更多有趣内容请收听本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三集 罗马的“非诚勿扰”

上一集,我们说了,在埃涅阿斯之后,经过很多代,努米托的女儿瑞亚·西尔维亚,和战神玛尔斯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罗慕路斯和雷穆斯,他们俩从出生就充满了神奇色彩,后来他们在台伯河畔自立门户,建造了罗马城,罗慕路斯成为了罗马的第一位国王。

引人入胜的情节,听着不像是历史,更像是故事,可它又不仅仅是故事,正如迪士尼电影《勇敢传说》中的对白所说, Legends are lessons and they ring with truths. 影片中的意思是说,传说都是教训,授予我们真理。我们所讲的罗马的神话传说中,都是回荡着历史事实的。

我想,如果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更好的事了,而对于被神化了的罗慕路斯来说,还有什么,比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邦更好的事呢?

可是,他的这座城,就好像一个新生幼苗,对外界还没有任何抵抗力,需要强大的力量来保护,一个小小的幼苗,怎么可能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站稳脚跟呢?一株幼苗需要繁衍出整片森林才能防风固沙。我们今天这集,就来说说罗慕路斯是如何优先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壮大人口和建立军团保卫罗马。

本集补充资料

摘自李维《罗马史》萨宾妇女劝和段落中英文对照:
文中中文原文:

我们不希望看到,女婿的鲜血溅到岳父身上,
也不希望看到女婿身上沾染了岳父的鲜血,
不要让弑亲的恶名玷污你们的名誉,
我们已经做了母亲,我们的孩子,
既是一方的儿女,也是另一方的孙辈。
如果你们愿意的话,
就请毁去使你们相遇交战的婚约,
尽情向我们倾泻怒火吧。
我们才是战争的源头,为了我们,
你们才会流血牺牲,我们宁愿就此死去,
也不愿失去丈夫或是父亲中的任何一位。

对应英文原文:

Livy writes, “We are mothers now,” they cried.
“Our children are your sons, your grandsons.
Do not put on them the stain of patricide.
If our marriage,
i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you is hateful to you,
turn your hatred against us.
We are the cause of strife.
On our account,
our husbands and fathers lie wounded or dead.
We would rather die ourselves,
than live either widowed or orphaned.”

第2集:罗马的建立

— 埃涅阿斯的后代,两对兄弟,为了王位反目成仇,你死我活。最终,罗马城诞生了,罗慕路斯成为了罗马之父。他是人还是神?

阿斯卡纽斯的第十四代子孙阿穆留斯和努米托两兄弟,为了王位,互相残杀,上演“灭九族”一幕。
努米托的外孙,双胞胎兄弟罗慕路斯和雷穆斯,从出生就富有神奇色彩,曾相依为命,却最终杀个你死我活,伴随着不可思议的神话故事,罗马诞生了。罗慕路斯成为了罗马的第一任国王。

本集拉丁语单词

Ex /eks/
EX是“来源于,来自于”的意思,相当于英语中的FROM。
关于这个词的更多有趣内容请收听本集播客。

播客原文摘录: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二集:罗马的建立。

上集,我们说了 埃涅阿斯成功地从特洛伊城逃脱,最终在意大利西海岸安定下来。

埃涅阿斯死后,他的 儿子阿斯卡纽斯继位,建立了阿巴隆加城。

由此,拉丁部族日益强大起来。今天就来说一说罗马的建立,一个政权的建立是要经历怎样的尔虞我诈,手足相残,古罗马,王政时期的第一个国王到底是人还是神呢?

继续我们今天的故事。

埃涅阿斯死后,他的儿子阿斯卡纽斯,子承父业,继承了王位。他的后代,就这样在王位上一代一代世袭了多年。

传说,一直到第十四代,阿巴隆加的王位传至努米托和阿穆留斯两兄弟身上。父辈留下两份遗产:一份是王国,另一份则是,从特洛伊带回来的金银财宝。

努米托选择了王国,阿穆留斯则占有财富。但是,他心怀鬼胎,利用手中的钱财收买权贵,篡夺王位。

他用计谋在城中散布谣言,轻而易举地从他长兄手中夺走王位,并一鼓作气,把他赶出了阿巴隆加城。

登上王位后的阿穆留斯,毫不手软地杀死了努米托的所有儿子。这种做法类似于我国自古“灭九族”之说,意在斩草除根,完全除去对方复仇的实力和人脉,但是他留下了一个活口,那就是努米托的女儿瑞亚·西尔维亚。

本集补充资料

罗马七丘名称
帕拉蒂尼山(Collis Palatinus)
阿文丁(Collis Aventinus)
卡匹托尔山(Capitolinus)
奎里尔诺山(Quirinalis)
维米纳山(Viminalis)
埃斯奎里山(Esquilinus)
西莲山(Caelius)

第1集:罗马的起源

— 罗马人的祖先和迦太基女王,刻骨的爱以徇情结束,拉丁人和迦太基的血海深仇是怎样开始的。

特洛伊城陷落,埃涅阿斯—罗马人的祖先,乘船沿地中海逃亡到北非北岸的迦太基。后又抵达意大利,和拉丁人结盟,建立了新的家园。埃涅阿斯死后,他的儿子阿斯卡纽斯坐上王位,带领拉丁人建立了新的城池,阿巴隆加。阿巴隆加可以说是罗马的发源地。

本集拉丁语单词

Nunc /nunk/
意为:现在,相当于英语中的“now”。

播客原文摘要:

Hello,大家好,欢迎收听《话说罗马》,

第一集:罗马的起源。

穿越古今,感受罗马。

大家好,我是姚希,每集节目的开场白和结束语,是我女儿的声音,她今年五岁,能把自己的声音录进播客,特别开心。希望大家喜欢。

罗马的起源,是一个夹杂着历史事实的神话传说,我所能做的,是把罗马人代代相传的故事和人类迁移史结合起来,勾画出相互吻合的历史时间线。

相传,罗马建造于公元前七百五十三年,而今天,我要再向前追溯大约五百年,从公元前十二世纪左右聊起。让我们一起,来对世界大环境做一点了解。

当时的世界,可以说是一片混乱,从近东小亚细亚以及中国起源的铸铁技术,蔓延到了世界更多地区,铁器终于代替了青铜器。

在不同地区,铁器时代开始了,对铸铁技术的使用程度,直接影响着该地区各方面的发展。有些地区,迅速将冶铁技术用于各种器皿、工具、特别是用在武器上,这里便很快地强大繁荣起来。

本集补充资料

《埃涅阿斯纪》卷四中英文对照:

文中中文原文:

我祈求的就是这个,
这就是我在生命终结之时发出的最后呼声。
今后我的推罗人民,
你们一定要怀着仇恨
去折磨他的一切未来的后代,
这就是我死后你们送给我的祭礼。
我们这两族之间不存在友爱,也决不联盟,
让我的骨肉后代中出现一个复仇者吧。
让他用火和剑去追赶那些特洛亚移民,
今天也行,明天也行,任何时候只要鼓足勇气,
我祈求国与国,海与海,武力和武力相互对峙,
让他们和他们的子孙永远不得安宁。

对应英文:

… O my Tyrians, besiege with hate.
His progeny and all his race to come:
Make this your offering to my dust. No love,
No pact must be between our peoples;
No, but rise up from my bones,
Avenging spirit!